Ashes℃

拜托请点开这里啦
感谢您能够来到我的主页!
非常非常感谢所有点开我那渣渣渣文笔文章的小可爱们
有什么问题请私戳
我会一一回复www
非常感谢你们!

[喻王]我们的目标是――开车!

终于把欠了俩月的开车补上了
其实没什么肉啊……
咋个我一发上来就被封了……

注意事项
#第一次开车简直车祸现场
#ooc!严重ooc!
#惨不忍睹
#幼儿园文笔

最后,求轻喷

走链接
https://m.weibo.cn/1005450975/4152753179226344

[王叶]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

很久很久以后啊,王杰希和叶修都已经不再年轻了。
纵使曾经的经验犹在,他们也早已没有了当初傲视群雄的手速。
所有的比赛与竞争,一瞬间都从生活的舞台上退出,他们也尝试着过起了普通人那样的平淡的生活。
后来,无数个惬意慵懒的温暖午后,叶修都会蜷成一团缩在王杰希的怀里,翻着手机里浸满回忆的照片,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向王杰希询问着同一个问题。
“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啊?”
这时候,王杰希就会悄悄放下手中的书,把脸埋在叶修脑后毛茸茸的颈脖里。
“我啊……”
“我喜欢的人,是那个每天早上给我一个早安糖,每天中午给我一个午安抱,还有每天晚上给我一个晚安吻的家伙啊。”
叶修望着窗外筛风弄月的芊芊垂柳,笑意牵扯起的颤抖让头发轻扫过王杰希的脸庞。
“那……你猜我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呢?”
王杰希微笑着摇摇头,眼底的宠溺映在对方的瞳孔。
“我猜不到。”
叶修什么也没说,抓起一个靠枕蒙住了脸,过了一会儿,突然扔开针头扑了上来。
“嗷呜!王杰希你是不是傻呀!我喜欢的人不就是你嘛!”
“哈哈哈……”
王杰希一边笑一边用手拦着叶修不让他掉下沙发,最后捧起他的脸在眼角轻轻的落下一吻。
“你才傻,我就是再等你自己说啊。”

那么,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呢

(求评论!打滚求评论!)

@神说要有光  @洛梶♍︎  @半山烟雨话江南  @绘雪   @雪雾冰零  @细雨更纤梧桐  @吃墨  @白了个萝卜  @阿喻  @谁家的糖罐子

[喻王喻]沉·毓

#日常严重ooc#私设众多#小学生,阿不,幼儿园文笔#

引言
“相遇就是世间最美的两个字,因为有了遇见才有余下的一生相伴。”

第一章 百转

所有经历,都是为了相遇铺垫。

浓的化不开的消毒水味儿晕开了如深海般压抑又混沌的梦境,心率检测仪一声声重复的机械鸣响敲开了闭塞的耳腔。
王杰希撑着床沿起身,沉默了许久,意识到自己还不能动后默默的把视线转移到了右上方,数着点滴瓶里下落的晶珠打发时间。
一,二,三……
病房新换上的木门被闯入的护士推开,看着她在满是针眼的手上又落下一笔。痛觉的神经早就在频繁的检查治疗中麻木,拔去针头后的伤口上还渗出一滴血珠。
急匆匆的在病历上几下抽血的时间,护士便推着小车出了门,待那细碎的脚步散去,王杰希才伸手拿走床头柜上的病历。
九月一日,九月二日,九月三日。
最近的一次便是今天的记录,再一次确认自己还是看不懂洒脱的符号后又物归原处。最后还是盯着窗外枝叶稀疏的老槐树出神。
早在王杰希十五岁那年,他就被查出了患有白血病,这几年一直靠那些治标不治本的所谓药品过着表面上正常的生活。但是,就在三个月以前,因为突如其来的病情加重,被调进了医院。现在为了维持最基本的生理机能,每天要挂十二瓶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葡萄糖一类的营养液,也有青霉素一类基本上没什么用处的抗生素。
一边计算着这是今天的第几瓶,忽然嘴唇边就触到一丝温热。正巧碰上下楼买水果回来的母亲,看到他鼻下悬着的两道刺目的血痕,惊呼一声上前帮忙按住。王杰希却是习惯了,熟练的叠好纸巾堵住泊泊的鲜红。母亲愣在床边,指尖上的血迹还未干透。看着收拾好已经闭目眼神的王杰希,心底一阵绞痛。
王杰希就这么在医院又待了两个星期,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挂吊瓶、抽血、常规检查。以前偶尔还会出去散散心,不过近来早已取消。四天前加重的骨关节疼痛折磨的他没有一刻可以真正意义上放松。蚀骨般的感受一到夜深人静的夜晚就变本加厉,床头床头资料牌上的一级护理从未降下过。
王杰希大概也能猜到自己接下来的结局了。以现有的医疗水平,白血病也依旧被列为绝症之一。怀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最后钻心的疼痛都似乎不再忍心折磨他。
就这么不上不下的又吊了七八天,骤然而来的病魔终于踏着秒针的尖端加快了脚步。
阴雨绵绵的午夜,是十九年光阴最后的句号。
先是耳腔里顺流而下浸湿了蓝白条纹衣领的血液,紧随其后便是眼角流淌而出的混着被疼痛刺激出的泪水的刺目殷红。
骨节就像被生生拉扯一般,超过承受范围的痛楚让神经与大脑在它席卷而来的刹那间丢盔弃甲。
十九岁的少年怎么说也无法对这般生不如死的感受缄口莫言,努力压抑却依旧从唇边渗出的呻吟更让人揪心。修长的指节紧紧扣住冰冷的铁质床栏,毫无血色的惨白从指尖向上蔓延。
死死僵持了许久,最后突然脱力的手与骤然笼罩的墨色结束了一切……
“滴――”
心率检测仪机械的长鸣无情宣告了结局。
被击溃最后一道心里防线的瞬间,床边的人终于支撑不住早已弯曲的膝盖,颤抖的声线下是浓重到连哭泣都无法做到的悲伤。
“杰希……”

第二章 千生

千生百劫,这一世终是必然。

后来,牵魂的铜铃声唤开了沉泥里埋葬的过往云烟,半湿的黑土里嵌着破碎的绒花。
王杰希一路踏着殷红花朵的残骸,在弥漫血腥味的雾霭里前行。
没有目的地,亦不知道此为何地。
迷雾深处的铃声仿佛在心尖上牵了一根银丝,顺着丝线的牵引向源头循去。
“这是……”
被不知何处卷起的风沙迷了眼,再倏的睁开,就恍然出现了一座立于层层花海之上的暗红色浮桥,桥头腐朽的木碑上,“奈何桥”三个字着实显眼。
“奈何桥……往生……”
默念着这三个字,王杰希不由得想到自己生前网络上流行的小说。奈何桥,这个熟悉的名字,在大部分故事中都扮演着连接死亡与重生的桥梁。本以为都是些人们的幻想,没想到竟成了事实。
思绪飘忽间,拖沓的脚步声渐渐从远处走进。
嗒――嗒――嗒――
木屐与木头相撞发出的敲击声,在空旷的地府里诡异的带起阵阵回声。雾霭深处浮现的矮小人影随着距离的拉进聚焦。
“您是……”
银发的老婆婆从薄雾中走出,面对王杰希的询问,她微笑着伸出拐杖在桥头跺了跺。
“我呀……我是这座桥的守桥人啊。”
王杰希看着她,又把视线放远到桥尾的黑雾中,点点头算是作了回应。
抬起脚欲要过桥,桥路过半,脚步突然停滞,老婆婆依旧背对着他,站在七米远的桥头。
“小伙子……你准备就这么走过去啊。”
“嗯?”
王杰希回过头,眼底一片疑惑。
老婆婆的槐树拐杖在地面上一指,立刻升腾起一片鬼火,待火焰散去,便是一碗冒着白烟的浓汤。
“过了这奈何桥,便是下一个往生,不丢了前世的记忆,岂不是活的生硬?”
王杰希盯着她脸上层层叠叠的褶皱,似要说什么,最后化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谢谢你啊,老婆婆。不过……不必了。”
他似是回味般的轻轻摇摇头,最后毫不犹豫的继续走向迷雾。
“毕竟……那是存在过的记忆。”
从地底溢出的黑气顺着脚踝上攀,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看见了一刻璀璨的星辰。
老婆婆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身影,拄了拄拐杖,也化为了一缕青烟。
“孽缘啊……”

突然发现这个表情贼魔性
瞎搞了个表情包

不行……我憋不住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拒绝打tag的日常吐槽

话说你们真的一点都不觉得那篇伞修虐嘛???
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写文了我〖瘫

今天在QQ看见一个好友说
“有些太太说ooc那是谦虚
有些人就不要脸的打着ooc的名号瞎写”

我突然好慌啊

[伞修](百粉点文第一弹)

第一次写伞修,如有不对麻烦指出
谢谢
求评论,求建议

建议搭配歌曲:时间之外――全职高手记苏沐秋
(实在是没空找更合适的了,如果有更适合情景的,麻烦评论,谢谢)

我知道,你此生最大的谎言,就是“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 叶修
――
“沐橙,哥哥去给你买奶茶,你帮哥哥看着那个小兔崽子,好不好呀?”
“嗯嗯!”
少年蹲下身,伸手揉着小女孩柔软的黑发,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透着股浓浓的宠溺的甜味儿。
苏沐橙眨着星星眼,看着面前的人一个劲儿的点头。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会看好叶修哥哥的!”
一边说着,一边还举起自己小小的拳头握了握。
苏沐秋忍不住又在她的头上蹂躏两把,逆着阳光的笑容却比阳光还要灿烂许多。
“那哥哥就把叶修哥哥交给沐橙了哦。”
――
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裂痕的呢?
是汽车急刹时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
不是。
那是什么时候?
是沐橙那天在病房里哭到嗓子沙哑发不出声的时候。
――
呲啦――
――
“大哥哥……你救救我哥哥好不好……求你了……”
苏沐橙死死攥着医生的白色外套,眼泪浸湿了衣角,蔓延开一片深色的印记。
叶修面无表情的坐在病床边,看了一眼哭的都快要跪到地上的苏沐橙,什么也没说,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被子里。
――
“阿修,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颜色嘛?”
苏沐秋刚刚结束一场PK,突然想起了什么,托腮盯着叶修。
叶修脸都懒得转过来,随口驺了一个名词敷衍了事。
“荣耀。”
苏沐秋默默握紧拳头,
“……我问你颜色!”
“不知道。”
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
苏沐秋强忍下一拳头呼上去的冲动,化愤怒为音量,
“叶修你他妈配合配合行不行!”
叶修敲下最后一个键,摘下耳机,
“好好好,您说。”
“……哼!我有情绪了!我不说了!”
“???”
――
“阿修,你还记得我上次问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嘛?”
“嗯?”
“我呀……最喜欢白色了。”
“为什么?”
“因为啊,白色是最最简单的颜色呀,它就像白纸一样,我可以在上面随意的涂上我喜欢的东西呀。”
“真是小孩子的想法。”
“阿修你怎么能这样说!”
“本来就是。”
“我还准备在上面画上阿修呢!你这么说我就不画了!”
“谁稀罕。”
两个十五岁的少年,却像个八岁的孩子一样幼稚的斗嘴。
――
“噗……”
曾经的一幕幕不自觉的就在脑海里回放,勉强扯起一个僵硬的笑容,眼泪却不争气的沁出。
他曾经说过,白色是他最喜欢的颜色,可是为什么,眼前的白色却刺目到仿佛利剑深深地从正面戳进心脏。
――
撞到人的是一位看上去就像是上流人士的青年,开着高档汽车的他从名牌钱包里随手抽出一把钞票,扔在病床上。
“啧……这是赔偿金,赶紧走,我还要开会,没空陪你们这些小子瞎扯。”
苏沐橙瞪着他,忽然冲了上去。
“沐橙!”
叶修没拉住她,接着就看到她已经咬上了那人的手臂。
“你给我放开!”
青年甩不开苏沐橙,正准备上手去揪头发,苏沐橙突然就松了口,
“我哥哥那么好,你为什么要撞他……”
“你把我哥哥还给我好不好,我想我哥哥了……”
“我要哥哥……”
越说越哭的厉害,根本刹不住溢出的绝望。
“啧……”
叶修扭头,努力装出一副坚强的模样。但是刚刚十八岁的少年还学不会控制这种悲伤的情绪,还在使劲的眨眼想把泪水收回。
“……”
抬起的手犹豫后又放下,再无情的人也抵不住小女孩这溢满绝望的哭腔,
“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眼睛都无法直视身边矮了一大截的小孩子,找了个理由便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
――
之后,叶修和苏沐橙签约了嘉世,他们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最佳搭档。
但是,只有苏沐橙知道,叶修还是会经常拿着那张账号卡在深夜登录,把所有的个人资料与装备都点开看一遍后再不留痕迹的退出。
再后来,周泽楷出道了,他看着他渐渐打出名气,然后去代言各种品牌。
这时候,叶修总会默默的点起一根烟。
“要是他还在的话……”
烟雾顺着脸的轮廓攀升,朦胧的表情看不真切。
苏沐橙伸手夺下,在烟灰缸里掐灭最后闪烁的星点火光,
“别抽,呛。”
――
叶修和苏沐橙每年都去南山公墓,每年都会变着花样带去不同的花。
有一年是叶修选的花,当他捧着一束红玫瑰站在苏沐橙面前的时候,苏沐橙笑得直不起腰。
“你这是向我哥求婚呢,大红色的玫瑰……噗,亏你想的出来。”
“哥这是创新,这叫独树一炽,懂?”
“好好好,估计我哥也会挺高兴。”
“那必须的。”
叶修在苏沐橙看不见的地方又点起一根烟,
南山公墓那么冷清,至少让一束红玫瑰点缀你的墓碑。
――
叶修退役了,苏沐橙接替了他兴欣队长的职务。
那时候,叶修像小时候一样,在聚光灯打满的台上,用她最熟悉的方式摸了摸她的头。
“要加油啊。”
“嗯。”
――
退役后的叶修开了一个神枪手的新号,取名就叫“秋木苏”。
他每天就忙着拿着这个小号四处刷怪升级,刚到五十级的时候又急匆匆的开始了神之领域的挑战。
“沐橙你看,这个号进神之领域了!”
叶修指着电脑屏幕,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
陈果凑过来看了一眼,嫌弃叶修没出息。
“你这哪是退役啊,我看是退化还差不多,进个神之领域瞧把你激动的。”
苏沐橙看着角色的ID名,一直在微笑。
叶修哥哥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他,而偏偏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东西,他却永远看不见。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叶修却因为长期的生活不规律而积劳成疾,患上了病。
“早就告诉你退役以后就要注意不要熬夜了,你怎么就不听呢……你看现在得了病多难受,真是的……”
陈果在病床旁数落叶修,叶修听在耳里却一直闭着眼睛,等他们都离开后才睁开盯着天花板。
“沐橙,过两天办个出院手续吧,我不想待在病房里。”
苏沐橙低头剥着柚子,应了一声。
――
生老病死是所有人必将面对的,但是叶修却在四十九岁那年就早早离了世。
兴欣的第一批队友一个不落的到了现场,沉默寡言的莫凡也站在床头看了好久。
脸上的呼吸器扣的脸都有些僵硬,叶修抬手摘了下来。
“啊!你怎么……这个……这个不能摘!”
早就哭红了眼的陈果惊呼一声,想要把仪器再放回去。
叶修顿了半天,挤出两个字。
“难受。”
苏沐橙拉住了陈果,依旧站在床边。
就这样过了好久,叶修打破了快要凝固的空气。
“你们……出去吧。”
还想再待一会儿,但是明白叶修的深意后却都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
叶修看着苏沐橙最后悄悄的带上房门,最后拔下了手上的针头。
“打什么针……反正也没什么效果……”
“要是沐秋还在……”
“算了,反正我也要去见他了……”
“五十岁的大叔和十八岁的小伙子……”
叶修笑了,笑得有点悲凉。

沐秋,我来见你了。

所有的所有,最后都融进了监护仪一声绵长的提示音。
――
沐秋,你还在吗?

其实我一直都在。

点文 @Glory_鬼迷神疑

@神说要有光  @洛梶♍︎  @半山烟雨话江南  @绘雪   @雪雾冰零  @细雨更纤梧桐  @吃墨  @白了个萝卜  @阿喻

啊……现在突然没有写文的动力了呢
真是讨厌啊

文笔那么渣还要不要脸的发文真的是超级讨厌呢
真的是一无是处的人呀

嗯……
什么都不想干了呢

欠下的伞修文还是要努力写完呢
毕竟答应别人的事可不能做不到呢

呐……先这样吧
什么时候才能调整好状态呢

今天的夕阳
特别
特别
特别
好看

然后
今天

百粉了

你们
一定是
小天使
不然
我文
这么渣
为什么
还粉我


特别
特别
特别
喜欢
你们

上学比较早,为了码字作业一直也没写
暂时会停一停吧
掉粉什么的……决定权又不是我
反正文笔渣渣渣
那个什么百粉开车的,有空就发了吧
百粉也不重要了
谢谢所有一直以来给我关注小红心小蓝手的小可爱们
我们下次再见

联盟线下大型真人秀――队长咱们去哪儿?

本来准备817发的……
懒是病,得治
沐橙嗑瓜子技能全员get√
老规矩
渣,凑合凑合看吧
小可爱们呀,咱们点个小蓝手点个关注好不好呀
@神说要有光  @洛梶♍︎  @半山烟雨话江南  @绘雪   @雪雾冰零  @细雨更纤梧桐  @吃墨  @白了个萝卜
联盟线下大型真人秀――队长咱们去哪儿?
(一)冻死人的三九严冬中没事找事的智障规划组简直脑子有坑为什么会选择令人极度无法理喻的对于常年宅在家的职业选来说必买保险的长白雪山之旅(1)
    “所以这就是你们网络投票的结果?”
    王杰希攥着手里的单子,挑眉看着导演。
    总感觉两个眼睛一样大了呢。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群众们人手一把瓜子看戏。
    三十多岁的导演大叔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接过王杰希手里的纸滔滔不绝。
    “你看看,你看看,”导演用手指敲敲纸面上的一幅图,“这地儿风景多好,现在去还能看到茫茫白雪,你们这些职业选手就是常年不运动,就知道玩电脑打游戏,要多爬爬山嘛。还有啊,你瞅瞅这张图,诶呀我跟你说哦……”
    “我们职业选手不打游戏那就连大前门都买不起了。”
    魏琛吸了一口烟,慢悠悠的吐了个烟圈。
    “诶老魏你刚刚说的大前门是个啥?”
    黄少天表示疑惑。
    “你傻啊,香烟啊。”
    “……当我没问。”
    黄少天一脸黑线,听见身后队友的憋笑声。
    咔嘣咔嘣……
    “呸……”
    叶修默默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歪头看着身后一排同嗑瓜子的家伙们。
    “你们说,如果剧组已经把目的地定下来了的话,咱们抗议还能改不?”
    张新杰伸手推了推已有滑落趋势的眼睛,掏出手机搜索活动主页。
    “嗯……好像不可以更改。”
    “嗷――”方锐哀嚎一声,一脸绝望,“天晓得那地方冬天去有多冷……我开始想念训练室里的电脑和暖气了……”
    “嗷呜――”张佳乐踩着方锐的尾音一齐鬼哭狼嚎,一脸悲怆的表情,“大孙之前冬天去过长白,他说超冷的……”
    众人脑补,不禁瑟瑟发抖。
    “诶……”
    机场里顿时弥漫一种叫做“来自职业选手的绝望”的情绪。
    导演大叔邪魅一笑。
    谁让你们不运动不出门,
    该。